lub News 俱乐部公告
俱乐部公告
  • > 关于狩猎对白犀物种繁衍保护的论述

    作者:卢彬 William Scott Lupien

    翻译:诗洋

    几年前我带一位客人从北京飞往南非约翰内斯堡为了去那里狩猎白犀,旅途中在迪拜机场的免税店我遇到了一个来自南非的人我们便交谈起来,通过对话我得知他也是一个猎人,我很开心的和他讲述着我和客人在南非狩猎的很多精彩回忆,愉快的交谈了一会后,我听到了他说出让我感觉不可思议从猎人的嘴中讲出的话语,他说“请不要狩猎我们任何的犀牛!”我立刻反问他“为什么不呢”然后他回答说“因为白犀很少也被屠杀了很多”
     
    我意识到因主流公众媒体不正确的报道使得多少人对犀牛狩猎的认知被扭曲了。 在南非,白犀被盗猎是确实很严重的一个问题,每年大约有1000只左右的白犀被非法盗猎了。可相反这些年的正因为合法狩猎白犀使得南非的白犀种群不断增长成为了全球最多的国家, 如果有一天合法狩猎白犀被禁止了,那就意味着南非的白犀真的会面临逐渐濒临灭绝的危险。
     
    为了让人们更了解合法狩猎是如何保护南非白犀种群数量,首先大家需要先了解白犀在南非的历史。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了解这个故事后会更清楚的看明白为什么合法狩猎是真正的保护了这些犀牛或其他种群的动物。
     
    根据WWF(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 19世纪中下旬(1855年—1900年)人们都认为南部非洲的白犀已经灭绝,但在1895年,在南非的夸祖鲁-纳塔尔省人们又再次的发现了这个物种,那时发现的白犀数量不到100头。通过长达一个世纪的保护和管理,白犀的种群数量已经增长到现在的19,600—21,000头,均分布于自然保护区和私人农场,并已从之前的濒临灭绝降级为近危物种。现在非洲南部的白犀是全球唯一的不濒临灭绝的犀牛品种。
     
    那么南非是如何做到的把之前仅剩存100只的白犀增长到如今的20000头呢? 开始阶段时政府把白犀都保护在国家公园中,而因白犀头数的日益增长,政府需要为它们提供更多的栖息地。为了更好的实现的目标,政府开始呼吁私人农场主可以加入一起保护管理犀牛。 这些私人农场主是通过养羊或牛作为收入,他们开始从政府的手中买犀牛并把它们安置在自己的农场中繁殖保护,通过这些私人农场主繁殖白犀使得数量的迅速增加。 但因变为白犀的栖息地后没有经济收入,作为报答政府与农场主达成协议,允许农场主可以通过狩猎方式让猎人来打很老的并且没有生育能力的公犀牛,猎人需要支付昂贵的猎物费给政府,运用狩猎的方式更有价值积极性的保护繁殖犀牛。这个系统的实际结果非常令人满意,因为有了可观的经济收入,更多的农场主加入进来快速的繁殖培育白犀。截至现在南部非洲的绝大部分白犀都在私人农场中保护栖息着。
     
    即使是“拯救犀牛”保护组织也指出国家允许合法狩猎犀牛这一政策对白犀的保护和管理有着功不可没非常积极的作用。此组织和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共同指出自从1968年,南非政府开始允许有一定资质的猎人合法狩猎犀牛后,南部非洲的白犀种群迅速扩大,已从68年的1800头到如今超过20000头白犀。
     
    这是“拯救犀牛”保护组织希望志愿者捐款的广告:


     
    对于没有受过教育不能清楚了解非法偷猎和合法狩猎之间差异的(偷猎:意味未经过政府允许,没有合法狩猎许可证和猎人资质,未经授权的非法盗猎者)。 上面这张海报是反对的,但是“拯救犀牛”保护组织说: 一些人认为,鉴于南非每年发生大量偷猎犀牛的情况,认为合法狩猎也应 该暂停,为了防止进一步的犀牛总体数量的损耗。 我们相信这将恶化问题, 因为私人犀牛所有者失去创收的主要来源,同时保护成本增加, 这将导致犀牛蚀本,从而减少对犀牛的保护。
     
    PERC(财产和环境研究中心)说: 拯救濒临灭绝的白犀牛可以归因于政策的改变,允许私人拥有的野生动物。同时保护犀牛、鼓励育种, 农场主们可以通过有限的战利品狩猎来获利。
     
    如果这些都是保护协会,而并非狩猎协会, 也都被认为是支持狩猎的组织,支持承认现在的法律与运动狩猎对管理犀牛是重要的保护方式。然后告诉公众相反的故事是谁呢?
     
    显然在过去几年偷猎犀牛数量的急剧增长,已成为全球关注的一个主要问题,人们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媒体做出了很好的工作告知公众南非犀牛被偷猎的问题。但是为什么媒体没有同样的宣传合法狩猎运动和政策对白犀保护功不可没呢?而媒体只暴露了犀牛被偷猎呢? 为什么, 相反的是合法狩猎运动和非法偷猎一起被人们指责了, 就好像它是问题的一部分,而不是解决方案, 真的这样吗? 问题在于合法的运动狩猎和偷猎犀牛是对很多人感情的一种冒犯从而受到指责, 所以对这些人来说,他们组织在一起形成“动物权利”组织”Animal Rights” 而他们唯一目就是结束运动狩猎。 这些团体资金充足,背后的主要驱动力就是媒体误传。
     
    如果我们把情感因素导致的不支持合法狩猎运动放置一旁, 我们将看到, 狩猎, 实际上是一个合理有效的保护野生动物管理工具,数据和现实是令人们信服的证据。 这似乎违反直觉, 但事实是允许合法狩猎一些动物确实获益更大的种群数量和一个物种长期生存能力。
     
    但对于那些更关心“动物权利”的人和组织, 他们要求的只是停止一切形式,无论合法狩猎或者偷猎。 我和很多朋友经常发现他们实际上并不真正的关心动物种群繁衍和保护,他们要做的就是停止一切人类干预。 这种现实情况, 正在努力推动媒体洗脑民众和政治游说议程, 确保公众并不了解。
     
    “HSUS”这是一个慈善协会,也是规模规模最大的、资金最充足的“动物权利保护组织”,关于运动狩猎犀牛说:
     
    “当国际社会一起努力阻止人们偷猎犀牛, 那为什么有些大人物能花重金就可以合法的去打犀牛呢。”韦恩·帕西勒演讲说道——慈善协会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他也说“这样的事情是矛盾惊人的, 颠覆我们的道德权威。”
     
    “HSUS” 开的这场会议总开支在1.4亿到1.4亿美元, 这笔钱是如何花的通过调查显示得非常清楚,该集团的主要议程是宣传和游说为了结束各种所有动物使用,包括吃肉和乳制品。 这个协会也运用最简单的胜利办法“低挂水果”运作方式来宣传经营他们的组织。那什么叫“低挂水果”方式呢,简单来说因为这些组织反对所有动物使用,但如果这样,便不会有人支持他们。所以他们用一些大部分人不存在或不容易争议的问题上进行猛烈出击!通过他们的实践,公众更最容易被说服也开始反对。
     
    下面给大家举例一些更多这些组织的例子:
     
    “善待动物组织”正在起诉美国鱼类与野生动物服务机构,要求美国政府停止管理狩猎, 原因是纳米比亚政府以350000美元的价格将一头犀牛卖给了一个美国猎人,科学家也同时指出这对濒临灭绝的犀牛种群无论从生物学上和经济学上都会获益。 这是多么的可笑。基本上, 狩猎掉已经过老的,非繁殖能力的,将这些降低繁殖能力与增加死亡率的从群里移除开,而政府所收入的钱可以加强法律管制,加强安全保护,减少盗猎。“善待动物组织”的诉讼可能会推迟或影响犀牛保护和保护资金。

    因为不知道的公众很容易把合法犀牛狩猎与偷猎犀牛混淆在一起, 因为每个人都同意偷猎犀牛是一件坏事,必须停止, 而合法狩猎犀牛被视为这些动物权利组织视为 “低挂水果” , 因此完全废除合法狩猎是他们现在最重要的宣传运动,这不足为奇。 公众也是如此被误导。
     
    如果这些动物权利保护组织成功地将公众和政府官员反对合法狩猎犀牛,而有一天被禁止了, 显而易见的结果将是回到1968年前的场景,南非私人土地所有者没有动机去使用他们的土地保护犀牛。相反,他们需要寻找其他方式让土地产生的收入,而犀牛只会被视为一种负担。不多久, 白犀数量下降私人土地不再是一个可行的栖息地。 而现在发生在国家公园中的偷猎问题相比1968年严重非常多,如果仅存的犀牛都生活在公园中,那么犀牛很可能在野外灭绝。
     
    需要着重的注意到,肯尼亚。这个国家在1977年禁止了所有运动狩猎,肯尼亚是北部白犀的栖息地(北部白犀为白犀的唯一其他亚种)。 在那时估计有500头白犀生存在野外。 尽管全面禁止了合法狩猎运动, 肯尼亚仍然无法保护这个物种,反而严重的偷猎使得野生北部白犀北部2008年灭绝! 这个物种的灭绝在野外,这个悲剧发生在一个国家不允许的狩猎情况之下。 显然禁止合法狩猎不对野生动物的保护起到任何积极影响。
     
    至关重要,世界各国领导人和公众越来越多的认识到真相,合法狩猎白犀对这个物种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有有一天同样禁止了南部非洲白犀合法狩猎, 那这些禁止的人将会收到谴责对于白犀物种的灭绝。
     
Scott
Scott
卢彬 Scott
专业导猎 职业猎人 俱乐部创始人
Constantine
Constantine
张凯 Constantine
专业导猎 翻译 俱乐部行程策划
Colin
Colin
麦克林 Colin
翻译 俱乐部专职导猎
1457425013微信号:v52safariweibao.com/52safari
客服邮箱:service@52safari.com / eule@52safari.com      统一客服电话:13911334954      俱乐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路181号安德鲁斯庄园西区216-104
Copyright © 2008-2011 我爱狩猎俱乐部(http://www.52safari.com)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